概念总是越来越精巧复杂,
原始的总是粗糙的。
粗糙的就像红移的背景,
一直都在。

岁,穿云,落月,流星。
影,撕雨,截沙,残去。
一线极心
半世停留
幻丝丝白雪
习千年婵娟
总有一秒曾读尽几世轮回
淼淼江水淹不死木林松森

每一片云彩都是一个战场

愿望不是鱼
否则世人都会去撒网
持刀的手,随时准备着,行吗
让你的屏蔽场充满能量

意乘天上鸟
愿做水中鱼
展翅须弥外
覆鳍北溟归

一个分身
永远在过去徘徊
一个意志
永远在向前走
一个灵魂
放在永不可及的未来
一颗心
种在永恒的梦里

不能共享沉默的两个人,任何的言语,都无法使他们的灵魂发生沟通。

地,齐天,读月,思年。
风,沐眼,伴柳,扶烟。
既生羽,何求衣。
天地有寒
此间温暖
愿你辩得心间的复杂
也能看到眼前的山水
eccho

既生羽,何求衣。

凡说得出为什么,皆不真。